“入园难入园贵”困局突围:两个中部城市的探索之路 _丹东市委宣传部

      <kbd id='7PxJ8'></kbd><address id='vFbjS'><style id='pvAfW'></style></address><button id='UEByB'></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入园难入园贵”困局突围:两个中部城市的探索之路

          点击:74411
            

            家住武汉塔子湖地区的肖燕妮,有两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每天早晨,肖燕妮从家出门大概走10分钟左右,就可以把两个孩子分别送入两所幼儿园,而每个孩子每个月300元的保育费更是让肖燕妮觉得“没什么压力”。

            肖燕妮所住的地方几年前还是鱼塘和藕塘,随着城中村改造的进程,这里一下子多了很多楼盘。从去年起这里由开发商配建的幼儿园先后移交给了政府,武汉市江岸区教育局回收之后,把武汉市一个品牌幼儿园引入该地区,从去年到今年,方圆一公里区域内,一下子多了5所同一品牌的公办幼儿园。由此,这个地区公办园的覆盖率超过了50%,再加上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覆盖率超过了80%。

            这些年,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的收费”,而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后第一批孩子到了入园年龄,又增加了这一难题的复杂性。

            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资源短缺、投入不足、体制机制不健全等瓶颈问题正在逐渐得到改善,同时,一些掣肘的痼疾也越来越显现出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据2017年对全国学前教育调研的结果显示,一些地方的小区有的没有配建幼儿园,有的虽然建了但没有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应该说,小区配套幼儿园具有天然的地域垄断性,这些小区配套学前教育资源的严重流失,是造成城镇“入公办园难”“入普惠性民办园难”“就近入园难”的主要原因。

            2018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规范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使用,并要求对小区配套幼儿园规划、建设、移交、办园等情况进行治理。并提出到2020年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覆盖率要达到80%的目标。

            不久前,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湖北和江西采访时发现,随着在小区配套园治理上的不断探索,“入园难”“入园贵”正在这两个“东接沿海,西接内陆”的中部省份取得越来越显著的效果。

            探索一:收回小区配建园

            早在国家2010年颁布的、被坊间称为“国十条”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中就已经明确提出,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作为公共教育资源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举办公办幼儿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几年过去了,小区配套幼儿园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的情况并不乐观。

            “这其实是利益的博弈。”武汉市江岸区教育局副局长黄运萍说。

            在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之前,不少开发商把住宅小区内配建的幼儿园或租或售办成民办园,确实从中获益,现在,要把那些本可以装进口袋中的钱拿走,困难可想而知。

            为了攻克这个难关,武汉很多区都成立了由教育、建设、房屋等多个部门组成的“专班”,分成小组分别对接房地产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和具体项目负责人,给他们宣讲政策、宣讲案例、协商方案。

            除此之外,2017年年底武汉市还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住宅区配套幼儿园建设和管理的意见》,作出了“三个一律”的规定,即:未按相关标准布局配套幼儿园的规划设计方案,一律不得审批;未按审批的规划设计方案配套建设幼儿园的新建住宅区,一律不得办理规划条件核实手续;未核实并锁定配套幼儿园的建筑面积和用途,一律不得核发新建住宅区销(预)售许可证。

            一位参与过“专班”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是想说服开发商把小区配套园移交给政府。”

            但是难题的解决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很多开发商采取了观望态度。甚至有一家大型国有房地产商直接告诉我们‘绝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否则,行业内的人该怎么看我们?”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教育体育局社管科科长徐珍说。

            赣州是赣南原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一直是全国较大的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再加上该地区经济基础薄弱,要想破解“入园难”则要花更大的力气。江西省委副书记、赣州市委书记李炳军在市委全体委员会上强调:“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治理是硬任务,必须坚决完成。”2019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刚一印发,赣州市便成立由市长担任组长、分管城建、教育的副市长为副组长的城镇住宅小区配套园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市政府主要领导多次召开调度会,到一线调研破题,深入小区配套幼儿园现场调研并与开发商商谈。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治理成为赣州市的“一号工程”。

            终于,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出现了。

            “一次次上门走访,开发商应该也看到了我们的决心,终于主动来跟我们商谈。”赣州市教育局局长邓明介绍。云星·公园大观小区成了赣州市“破冰”的突破口,为了鼓励更多开发商把小区配套园移交给政府,赣州市同时也相应出台了激励政策:凡是回收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用地原出让金退还给开发单位。

            开发商把幼儿园交出来,政府把公办园建进去,这一出一进,带来的是业主更为积极的入住、社会对楼盘的更广泛关注以及楼盘品牌的提升,很多楼盘的二手房价也在悄然飙升……

            “破冰口”打开后,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开始跟政府进行洽谈,甚至有不少开发商愿意无偿把配建的幼儿园移交给政府。

            “我们明显能看到这种变化。”黄运萍介绍,仅以她所在的武汉市江岸区为例,2016年江岸区与开发商签订了协议共接收了5所幼儿园,2017年为1所,到了2018年速度明显加快,共签订了12所幼儿园的接收协议,“2019年,现在已经签订协议的就有9所,还有4所预计明年年初也能签订协议。”

            而在江西赣州,2012年的时候仅有24个公办园,其中4个城区根本没有公办园,2018年赣州市开始正式启动小区配套幼儿园的专项治理,仅这一年,中心城区——章贡区就增加了8所公办园,截至2019年11月底,赣州市共增加公办园学位3.4万个。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江西省赣州市经开区办事处章江幼儿园遇到了正在接孩子的家长赵燕妮,“我们这里以前是一片村庄,孩子要到更远的地方上幼儿园,而且是私立的,一个学期得1万元,幼儿园的老师经常换,孩子很不适应。今年,小区楼下的这个公办园开了,我们马上回来了,一个学期保教费只要1500元。”

            公办园学位增加,入公办园难的问题得到了缓解,入园贵的问题也同时得到缓解。

            探索二:把新建园变成优质园

            公办园数量迅速多了起来,并不意味着问题全部解决。

            “我们不仅要收得回还得接得住,最终还得办得好。”赣州市教育局学前教育科科长曾丽芳说。

            只有真正把收回的公办园办成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才能真正解决“入园难”的问题。

            两个省份不约而同选择了用已经成熟的优质品牌带领新园办园的办法。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武汉硚口区了解到,刚刚于今年9月开学的汉江湾幼儿园就是由硚口机关幼儿园接管的。硚口机关幼儿园是有60年办园经验的市级示范幼儿园,接管了汉江湾幼儿园之后,便向新园派驻了园长、执行园长、保健老师、班主任等10个人。这样,新园和总园之间在办园理念、管理、师资和保教质量等方面基本可以做到同步。而这已经是硚口机关幼儿园接管的第三个幼儿园了。

            这种1+N的模式在较短的时间实现了优质办学经验的“复制”“粘贴”,迅速提升着新园的办学质量。

            “我们主要是采用中心园建分园的形式,中心园派出园长、教师,一起组织各类环境创设、游戏探究等研讨活动。”江西省赣州市经开区黄金岭街道办事处中心园园长郑巧燕说。郑巧燕现在也是章江幼儿园的园长,她日常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组织分园和中心园的老师一起培训和教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些家长之所以选择民办园,一方面是因为身边公办教育资源短缺,还有一些家长则认为“高端民办园能提供更优质的教育”。武汉的家长李娜抱有这样的想法:“我最初把女儿送到了一个民办幼儿园,幼儿园每天会在家长群中上传很多视频,我们随时可以知道孩子在幼儿园学了什么。”

            后来,李娜把女儿送到了所住小区中的公办园——汉江湾幼儿园。最初,李娜还有些焦虑,因为她发现公办园的老师们根本没有时间实时给家长上传视频。但是,一个月后她的焦虑打消了,一天,李娜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她无意间把勺子放在了碗边上,女儿看了一会儿突然说:“妈妈你看,这像不像一个跷跷板呀?”

            “女儿进入公办园之后最大的变化是变得更灵活了,她不再是表演一段儿歌或者跳一段舞,而是学会了思考。”李娜说,女儿的这种变化让她惊喜。

            探索三:迅速提升乡村幼儿园质量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解决“入园难”问题上,除了增加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和提高办学质量,作为革命老区、经济落后地区的赣州市还面临着更为复杂的问题。

            记者在赣州市赣县区了解到,该区是2016年年底才撤县为区的,近几年,人口从10多万人增加到20多万,“每年新增的学前教育适龄儿童就有1000人左右。”赣县区教育科技体育局局长谭裔明说。

            “正在开发的楼盘必须配建好幼儿园,否则审批图纸这一关都过不了,在此之前一共有11个小区配建幼儿园,到目前为止还有两家高收费的民办园没有收回,下一步准备把这两个办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谭裔明说。

            赣县区现在面临着两个问题,一个是中心城区的外延,另一个是本地乡村的城镇化。因此,赣州市还面临如何解决乡村孩子上好幼儿园的问题。

            赣县区幼儿教育办公室主任黄邦英介绍,赣县区2016年的公办入园率只有21%,成为国家学前教育改革发展试验区后,政府的投入增加了很多,在全区19个乡镇都办起了公办园的中心园。

            这些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一些“村小”闲置下来,赣县区便把这些闲置资源改建成了幼儿园,或者利用“村小”的部分闲置空间办成“村小”附属幼儿园,现在建成的村级办公幼儿园已达144个,“基本能满足村民就近入园的问题。”黄邦英说,另外,赣县区还争取中央财政支持,从2016年起在该区设立了农村学前教育巡回支教点106个,招募巡回支教志愿者212名,安排他们到106个支教点开展巡回支教。同时,利用赣州市义务教育教师控制数政策,2018年以来,补充乡镇中心幼儿园教师50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两个省份采访时发现,几乎每一个幼儿园的园长都提出,正在为人和编制的事着急。

            即便不断挖掘潜力,空缺依然很大。

            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

            据了解,赣州市今年提出了三条措施:一是事业单位改革收回的空编向公办幼儿园倾斜;二是对照幼儿园教师配备标准,通过核定公办幼儿园聘用教师备案数的办法,实行公办幼儿园专任教师总量管理;三是对保育员、卫生保健人员、财会人员、安保人员、炊事员等,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解决。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樊未晨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海峰】
          顶一下
          (53756)
          踩一下
          (15394)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